27. February 2024 洛杉矶77°F

新冠加强针

Neo Media USASeptember 26, 20222min

主持人:Regina Brown Wilson | Regina@cablackmedia.org

Regina Brown Wilson 是一名媒体企业家,也是加利福尼亚州非裔美国人拥有的新闻媒体的坚定倡导者。 今天他作为主持人,邀请到几位杰出的嘉宾来为大家介绍最新的新冠疫苗,加强针、更新针的最新情况。

第一位发言的人是吉尔查韦斯博士 | gil.chavez@CDPH.ca.gov

查韦斯博士拥有医学和公共卫生硕士学位,完成了儿科临床培训以及流行病学和预防医学高级培训。 1987 年,查韦斯博士作为精英流行病情报局 (EIS) 的成员加入了国家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 (CDC) 的工作人员。 完成医学侦探培训后,他加入了分配给流行病学计划办公室的 CDC 预防医学住院医师计划。他表示:“上周cdc在免疫实践咨询委员会的建议和fda的紧急使用授权,认可了对十二岁及以上的人群使用更新版本的新冠疫苗加强针。随后西部各州科学安全审查工作组于九月一日审查了有关更新加强剂量的证据,工作组也同意为十二岁及以上已完成新冠疫苗基础注射的人来提供一剂加强剂量的疫苗。这些加强针他是对于已有的剂量进行了更新和强化。那除了防止原始毒株,还可以针对最新的两种变种病毒来提供保护。那这意味着新的加强针能够发挥双重作用。既提高我们对于原始冠状病毒毒株的免疫力,同时还能防止较新的alan变种病毒。我也建议大家尽快的接种,并且进行预约。那现在新新冠疫情处于何种阶段呢?问题我对这个问题并不是完全的理解,我想他问的是为什么新冠疫情依然挥之不去?那我想要说的是我们的阶段已经发生了改变,我们已经从大流行病的阶段转为地方流行病阶段。”

第二位发言人Maggie Park 博士 | mpark@sjcphs.org

联系方式:Nasrat Esmaty nesmaty@sjcphs.org

Maggie Park 博士是一名儿科医生,并担任圣华金县的县公共卫生官员。朴博士于 2020 年被任命为公共卫生官员。她提到:“现在这个新的加强针其实是非常的及时。那最近呢我们看到新冠的案子,新新冠的患者在不断的上涨,这是针对于ba四和ba五的变种的一种疫苗。现在ba四和ba五是我们的主要变种,ba五在七月以来就成为主要的病毒毒株,也现在占据百分之八十九。我们也努力去通过社交媒体来了解到社区的观点。那现在我认为主要的障碍就是人们觉得疫情已经过去了,那我们认为这个病毒并不是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就会消失殆尽,这个病毒还是在不断的变种、不断变化。所以我们我们要加强预防,去赶在疫苗变种之前去接种、加强防护。我们要积极预测未来的新一波疫情。那我们现在的科学家也在通过很多的网络论坛告诉社区居民,疫情还没有结束。现在在网络上也还有很多不实信息在社区当中也不断传播。那现在有世界当中有数千万的疫苗已经派发下去了,但是还是有很多的不虚不实信息。我们现在一直在向社区的。农场、工人、中产阶级、无家可归的居民、以及低收入社区传达一个信息,就是疫苗这种是免费、安全的。我们在也在做很多的一些工作,也去到非遗美国人、社区以及教堂去做工作。我们现在今天也有新闻发布会来传播信息,我们还有一些社区的流动接种点,让人们了解到最新信息。”

第三个发言人伊娃·史密斯博士 | Eva.smith@kimaw.org

Eva Smith 博士,医学博士,公共卫生硕士,医学主任。 史密斯博士是纽约东部辛纳科克部落的成员。 她毕业于乔治城大学医学院,并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获得公共卫生硕士学位。 她专攻家庭医学、成瘾医学和预防医学。 Smith 博士已在 K’ima:w 工作了 20 多年,并积极参与我们的社区活动。她表示:“我们现在就必须要接种。做很多的工作,现在da也同意了,授权了新的变种的加强针。那现在很多人说觉得这个疫苗开发的太快,不胜信任。事实上呢,我们其实在这个疫苗上面已经做了很长时间的努力了。我们现在使用的是摩德纳疫苗,没有接种疫苗的人在死亡率、住院率和重症率上面都远远高于接种了的人。有人讲到,说那现在还会感染,为什么还得要接种呢?我想要讲一点,那我们讲这种混合的免疫力是更有免保护效果的。就比如说你接你得了新冠病毒,然后你有自身免疫,然后你再加上一些疫苗的话就会更有效。但是别骄傲自满,别多带别以为新冠疫苗的接种是一劳永逸的。啊不是,是一个疫苗。加强针的接种,在六个月后效率就会逐渐减弱,那也祝大家好运。”

最后一位发言人,奥利弗·布鲁克斯博士 | Oliver.brooks@wattshealth.org

联系方式:cortney.parson@wattshealth.org

Brooks 博士是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的 Watts Healthcare Corporation 的首席医疗官和前任儿科和青少年医学主任。 他是洛杉矶医疗保健计划的医疗主任,该计划是美国最大的医疗补助管理式医疗计划之一。 Brooks 博士在加利福尼亚州英格尔伍德的 Centinela 医院和加利福尼亚州南洛杉矶的马丁路德金社区医院任职。他提到自己的经历:“那多年来,我一直在加州的胡帕人保留地工作。那我亲身经历了整个流程。啊在开始我们吓的半死,不知道未来何去何从。我们意识到这是一种全新的医疗挑战。但其实在一九八二年,我们当时还不知道什么是hiv,当时医生给我打电话说你病人出现了血液问题。那在二零二零年的时候,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当时当地的社群是极具领导力并且非常谨慎的,他们当时不许外国人、外地人。进入,并且在二零二一年才出现首起感染死亡病例,接着这个感染的案例就起起伏伏。嗯每次面临感染病例激增的时候,我们都希望能够尽快的降下来,并且稳定住局面,但之后又会出现激增。那我们看到面临疫苗的接种其实较年长人士更为积极,他们是主动进行接种的那。中年群体也乐于接重,但对于对年轻的群体来说,他们其实有点不太愿意接种疫苗。但是我和我庞大的家庭居住在一起,我希望家人都能安全并且获得照顾,所以说我会尽我所能来为他们进行保护,来接种疫苗。不管是流感疫苗还是新冠疫苗,不管是基础剂量的接种,还是稍后加强针或者更新加强针接种,我都愿意进行接种,那我也会尽我所能来向我们的社区宣传,这有多重要。那如果你感染了病毒,很有可能会使某个家庭成员非常生病。几周前,有一个年轻人来就诊,他有一个。四岁的女儿刚刚接受了肺移植,他的母亲也有潜在的健康状况,那我们要确保才能够及时得到就诊。那我们也需要鼓励人们能够及时的获取服务来为自己、为他人的健康负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