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October 2021 洛杉矶77°F
images.jpg

编辑:剌敏 Min La

相关阅读:http://neomediausa.com/人口普查结果对华人的影响/

加州是在选区重划过程中减少党派化的先锋。加州是我们华人聚集大州,选区重划需要有公众意见,选区重划会影响未来10年的选区内所有息息相关的政策。

加州人口增长放缓,所以会减少一个选区。亚裔和拉丁美裔群体增加,所以这次选区重划有针对亚裔的一些考量。

Paul Mitchell表示在整个选区重划中,少数族裔选举权需要被保护,联邦希望那些多数的少数族裔受到保护。

Paul Mitchell还表示选区重划中遇到的弄虚作假问题有四种情况:

四种选区重划弄虚作假现象

政治现象,人种现象,现任和继任影响下的现象,还有公共设施影响下的现象。举例:将某个餐馆,设施划分到自己选区以获取支持。

避免分裂社区就需要在人口足够多的选区增加席位保证平等。


Paul Mitchell

Paul Mitchell还表示要看很多因素进行公平选区重划:比如不能光看姓氏,持反对声音的投票情况分析等。非裔美国人通常会在选举中造成很大的影响。因为非裔美国人不同群体反对声音非常明确。

Sara Sadhwani,加州公民选区重划委员会的专员,Pomona政治学教授。她讲解道:“选区重划可以让民众从民主角度获利。“


Sara Sadhwani

Linda Akutagawa分享道:她加入选区重划委员会是因为她有一个亚太组织委员会,她发现征集选区重划委员会的申请,并审视了自己后,加入了这个选区重划委员会。她认为只要加州公民都有资格,并且要鼓励自己参与到这个选区委员会中。


Linda Akutagawa

Paul Mitchell补充,选区重划要尽可能的代表选民声音。



编辑:剌敏 Min La

针对女性的仇视犯罪越来越多,今天由美国新传媒经少数族裔媒体组织邀专家一同为民众讲解女性仇视犯罪的问题。


Helen Zia

Helen Zia,(著书 Asian American Dreams)说道:“9000个案例中60%以上是针对亚裔女性包括成年女性,和在校女性的仇恨犯罪,尤其在新冠疫情以来这样的仇视更加严重。“

在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有针对SPA工作亚裔女性的集体谋杀案件。针对亚裔美国人的排外仇恨犯罪。为什么女性数据最高呢?

因为对于少数族裔和移民的排外情绪和种族歧视犯罪,所谓的心理支撑就是来自认为不同面孔的外来者侵入了自己的国家,移民应该被称为二等公民的类似价值观促使了仇恨犯罪。而由于性别的不同,让女性更容易被针对。两者原因叠加,造成了女性数据最高。

对于女性被仇视犯罪后,女性往往由于传统文化影响,隐忍和选择坚强,害怕报案后受到更多不公对待。导致仇视犯罪更加猖獗。

根据一份有关伊斯兰恐惧症及反穆斯林仇恨最新的报告,妇女是主要的被仇视目标。来自拉美洲的移民也遭受到仇视现象。

Basima Sisemore,来自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异化与归属感研究机构。他们的机构要解决的是阻碍归属感的因素,阻碍归属感会产生排外现象。

Basima Sisemore的研究报告包括:穆斯林眼中的伊斯兰现象,这个调查包含社会,经济,法律等方面。这个调查涵盖了50个州,1123位符合标准的受访对象。

PPT显示,针对女性的仇恨占主要数据,女性是仇恨犯罪的绝对受害者。主要原因来自传统服装比如头巾,造成了外来族裔,和东方形象的刻板印象。由于伊斯兰相关文化,女性受到不同程度的不平等,穆斯林女性也会受到穆斯林男性同种族的迫害和暴力。

Elsadig Elsheikh表示:希望通过研究让穆斯林了解在美国的处境,仇视伊斯兰教让穆斯林在美国生活异常艰难。“他补充道:很多人很难参与公共事务,并且必须谨言慎行。害怕因自己身份被冠以仇视。“

穆斯林信仰的人群常常尝试隐藏自己的宗教信仰。十个穆斯林中有八个以上担心民众反应,要审查自己的言行。小心谨慎是穆斯林信仰的常态,害怕自己因为穆斯林身份遭到攻击。



编辑:剌敏 Min La

什么是加强针?就是第三针疫苗针剂。白宫准备扩大接种疫苗的资格和美国疾病及控制中心所提倡的分层方式-给予免疫力低下的人及高风险的工作人员优先接种疫苗相抵触。公共健康专家在谁,以及什么时候应该接种第三针剂加强疫苗也分歧持有不同意见。目前,只有接种两剂辉瑞(Pfizer)疫苗的人有资格接种第三针剂疫苗。接种过两针剂莫德纳(Moderna)疫苗或是一针强生(Johnson&Johnson)疫苗的人目前都没有资格接种加强疫苗。

那么资讯如此混乱和互相驳斥,到底要不要接种加强针呢?今天少数族裔媒体组织邀请NeoMedia美国新传媒和各专家莅临会议为民众普及加强针资讯。


Dr. Ben Neuman (会议截图)

Dr. Ben Neuman 表示:“现在很多人认为新冠病毒如大流行病无法根治这种话题还未得到确切研究定论。新冠疫情致死率,感染人群死亡率稳定在2%左右。“ Dr. Ben Neuman 强调:”他不认为放一个病毒在他的社区可以杀死2%的人,所以他认为这个数据相对都是偏高的。“

现阶段完全接种疫苗是一个专业术语,但是Dr. Neuman 认为没有人清楚什么叫做完全接种疫苗。他还表示,新冠病毒是一个不断变化的病毒,在整个爆发中,传播和繁殖速度非常快。99%的变种病毒都是Delta病毒,而Delta病毒也得到了监控。他认为新冠病毒和Delta病毒不能划等号,这是两种病毒。65岁以上和65岁以下人群对疫苗反应差距很小,加强针在任何年龄层都是非常有用的,抗体数量会是第二针接种后增加5-10倍。抗体提升50倍。Dr. Ben Neuman 认为FDA只推广部分年龄接种加强针是不够的,应该扩大接种群体。

Dr. Ben Neuman回答记者问题:“加强针与我们之前接种的疫苗是否相同?“Dr. Ben Neuman回答:”辉瑞(Pfizer)的试剂是相同的,其他两种相信也是相同。“

Dr. Monica Gandhi,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学教授参与本次记者会,并提供了PPT展示文稿,给民众讲解免疫系统。

她最后表示:“免疫系统低的是需要加强针的。“


Dr. Monica Gandhi (会议截图)

拜登总统和G7峰会也开会要把疫苗分发给发展中国家,美国现在疫苗数量已经平均每人5针都够了。



这次浩浩荡荡罢免加州州长纽森的竞选投票,少数族裔选民扮演了决定性角色。民调及选举后的分析显示加州大多数的少数族裔选民压倒性的拒绝罢免纽森州长。

Raphe Sonenshein,来自Cal State LA。阐明主流媒体不会关注少数族裔,少数族裔社区投票趋势也形成了情绪化的模式,比如这一秒决定不投票,下一分钟又决定投票。

其中洛杉矶县83%的拉丁裔投票反对罢免纽森

Sonja Diaz总结道:“拉美裔,亚裔选民的政治倾向都在发生改变。”她又补充道,主流媒体,少数族裔媒体在这其中扮演的角色都不够。需要更多的资讯提供给所有选民。

Sonja Diaz还提到希望全国都提升拉美裔选民的投票量,促进投票公平。

Jonathan Paik是来自橙县的当地社区促进投票活跃人士。他希望确保亚裔美国人可以与各机构合作促进亚裔利益得到保障。通过亚裔各族裔语言的宣传资料,提升亚太裔选民在选举中的投票率。



亚利桑那州有色人种的小区为选区重划公平而奋战。在亚利桑那州,重划选区的过程是由一个独立委员会来运作。One Arizona 联盟, 是由全州不同的小区组织组合而成的,正为公听的缺乏渠道及透明公开处理而奋战。本次会议会聚焦为公平选区重划而动员的组织,有色人种小区的代表权及选区重划独立委员会所负担的责任。

在亚利桑那州,过去十年中共和党人逐渐失去席位,整个州从整体红色,变成红蓝状态。划分人口和注册选民方式可以公平划分。亚利桑那州共750万人,该州也绘制了新图进行划分。确保亚利桑那州居民通过听证会发声,争取公平透明的划分。


領地: 1818–1819(立州起裁撤)
單一選區: 1819–1823, 1841–1843, 1873–1877, 1913–1917, 1963–1965(裁撤)
第1選區: 1823–1841, 1843–1963, 1965至今
第2選區: 1823–1841, 1843–1963, 1965至今
第3選區: 1823–1841, 1843–1963, 1965至今
第4選區: 1833–1841, 1843–1963, 1965至今
第5選區: 1833–1841, 1843–1963, 1965至今
第6選區: 1843–1963, 1965至今
第7選區: 1843–1863, 1877–1963, 1965至今
第8選區: 1877–1963, 1965–1973(自1970年普查起裁撤)
第9選區: 1893–1963(自1960年普查起裁撤)
第10選區: 1917–1933(自1930年普查起裁撤)

现亚利桑那州自2013年选区划分

IRC委员会在过去8,9个月一直在开展工作接触少数族裔,希望获取支持少数族裔参与听证会。但是进展并不很顺利。IRC独立重划委员会做的工作不够,无法召集和渗透少数族裔参与听证会。少数族裔的利益被忽视。



疫苗可以施打也已经有很长时间,疫苗接种率虽然第一剂接种达到60%以上,但是全国分布来看,非裔美国人依然大部分对疫苗有排斥态度,接种率极低。

今日9月21日由少数族裔媒体组织联合专家为民众解答非裔美国人接种疫苗问题,这个问题对于整体美国从疫情中解救出来,可以尽快恢复经济都有一些关系。如果接种率无法达到合格数据,那么疫情将永远持续。

“有些非裔美国人没有打疫苗,不是因为他们反疫苗。而更多是因为健保系统不足被非裔美国人信任以至于他们不敢施打疫苗。“Dr. Oliver T. Brooks(Watts Healthcare,since 1989)总结道。“ Dr. Oliver T. Brooks还补充道:”最重要的解决办法就是希望可以不断的告知非裔美国人疫苗是安全的,是无害的,一遍又一遍做教育训练才可以帮助到非裔美国人。比如花更多的预算在打广告上,无限循环教育人们疫苗的安全性“

Cheryl Brown过去40年一直致力于选区,服务民众。她举了一个例子,有一个牧师,已经感染,并且失去了味觉,已经很严重。但是不愿意接种疫苗,不愿意接受治疗。最终因为病倒,终于被说服到医院治疗,结果5天后就好转,医院表示像他那样的情况一般熬不过去,但是他成功自救了。最终因为他的个人案例,他把自己的情况讲给无数人听,打动了很多人相信医疗系统。

Cheryl Brown还引荐了这位牧师Rev. Steven Shepard 亲自到会讲述。

Rev. Steven Shepard说,“最开始我不相信疫苗,后来我说服无数人去接种疫苗。圣经里说,那些知识储量不够的人是充满畏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