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figure><img src="https://pgw.udn.com.tw/gw/photo.php?u=https://uc.udn.com.tw/photo/2022/05/25/0/17112418.jpg&x=0&y=0&sw=0&sh=0&sl=W&fw=1050" title="《BBC》在5月24日發布名為《來自中國維吾爾拘留營的面孔》的調查報導,公布超過..." alt="《BBC》在5月24日發布名為《來自中國維吾爾拘留營的面孔》的調查報導,公布超過..."><figcaption>《BBC》在5月24日發布名為《來自中國維吾爾拘留營的面孔》的調查報導,公布超過5,000張維吾爾族的照片以及官方機密文件等,內容涵蓋維吾爾族的詳細拘留檔案——然而,照片裡的幾千名維吾爾族究竟犯下什麼「罪」被拘留?拘留營中的「再教育」生活,又如何面臨被擊斃的生命威脅? 圖/《BBC》調查報導截圖</figcaption></figure><p></p><p> </p><p> </p><div>「如學員不聽勸告帶槍民警可鳴槍示警,如學員不聽勸阻繼續擴大事態、逃跑或企圖奪取槍枝,帶槍民警予以擊斃。」——〈上課期間防鬧事、逃跑預案處置流程〉</div><p></p><!--1--><p> </p><p> 《BBC》在5月24日發布名為<a href="https://www.bbc.co.uk/news/extra/85qihtvw6e/the-faces-from-chinas-uyghur-detention-camps"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來自</a><a href="https://global.udn.com/search/tagging/1020/%E4%B8%AD%E5%9C%8B" rel="88031"><strong>中國</strong></a>新疆拘留營的面孔》的調查報導,公布超過5,000張維吾爾族的照片以及官方機密文件等,內容涵蓋維吾爾族的詳細拘留檔案,如姓名、身分證、拘留地點和拘留原因,進一步揭露新疆拘留營和監獄系統的運作——然而,照片裡的幾千名維吾爾族究竟犯下什麼「罪」被拘留?拘留營中的「再教育」生活,又如何面臨被擊斃的生命威脅?</p><div> <div> <div> </div> <div></div> <!-- innity_underlay直售 --> <span></span> <!-- innity_underlay聯播 --> <span></span> <!--<span id="innity-in-post"></span>--> </div> </div><!--2--><p> </p><p> 這一些系列被稱為<a href="https://www.xinjiangpolicefiles.org/"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新疆警察檔案》</a>的文件,最初由一位不具名的駭客從新疆警察內部取得。該名駭客隨後將文件轉交給研究中國少數民族的著名學者岑茲(Adrian Zenz),最後再經由包括《BBC》在內的國際媒體同步曝光,不僅再一次證實中國當局如何以殘暴手段鎮壓維吾爾族,同時也揭露了拘留營裡的文件檔案如何與官方所稱的「再教育營」有所違背和矛盾。</p><!--3--><p> </p><p> 在這5,000多張的維吾爾族照片裡,拍攝時間介於2018年1月至7月之間,被拍攝者不分男女老少,且拍攝地點主要都來自新疆南部疏附縣(Konasheher)的派出所和集中營,以作為官方數據收集的一部分。疏附縣是維吾爾族居住之地,根據學者岑茲分析,當地約有 22,762名居民——即超過當地成年人口的12%——在2017年至2018年間被送進再教育營或監獄。換言之,若將此數據延伸至整個新疆地區,估計約有120萬名維吾爾族或突厥少數民族都被拘留。</p><!--4--><p> </p><p> </p><figure><img src="https://pgw.udn.com.tw/gw/photo.php?u=https://uc.udn.com.tw/photo/2022/05/25/0/17112614.jpg&s=Y&x=0&y=0&sw=1280&sh=852&sl=W&fw=1050" title="圖為外洩的拘留營演習圖片,即在假設有「學員」要逃跑的情況下,警衛人員該如何反應。..." alt="圖為外洩的拘留營演習圖片,即在假設有「學員」要逃跑的情況下,警衛人員該如何反應。..."><figcaption>圖為外洩的拘留營演習圖片,即在假設有「學員」要逃跑的情況下,警衛人員該如何反應。 圖/《新疆警察檔案》</figcaption></figure><p></p><p> </p><figure><img src="https://pgw.udn.com.tw/gw/photo.php?u=https://uc.udn.com.tw/photo/2022/05/25/0/17113074.png&x=0&y=0&sw=0&sh=0&sl=W&fw=1050" title="2018年2月被拘留的30歲男性維吾爾族ILham Ismayil在被拍攝時,身..." alt="2018年2月被拘留的30歲男性維吾爾族ILham Ismayil在被拍攝時,身..."><figcaption>2018年2月被拘留的30歲男性維吾爾族ILham Ismayil在被拍攝時,身後有手持警棍的警衛。但他們究竟犯了什麼罪?官方也沒有詳細說明。 圖/《BBC》調查報導</figcaption></figure><p></p><p> </p><figure><img src="https://pgw.udn.com.tw/gw/photo.php?u=https://uc.udn.com.tw/photo/2022/05/25/0/17112607.png&x=0&y=0&sw=0&sh=0&sl=W&fw=1050" title="在5000多張維吾爾族照片裡,至少2,884人曾經被拘留,或被迫成為「再教育營」..." alt="在5000多張維吾爾族照片裡,至少2,884人曾經被拘留,或被迫成為「再教育營」..."><figcaption>在5000多張維吾爾族照片裡,至少2,884人曾經被拘留,或被迫成為「再教育營」裡的學員,當中最年長者為73歲(左),最小的也才15歲(右)。 圖/《新疆警察檔案》</figcaption></figure><p></p><p> </p><p> 《BBC》在收到這5,000多張照片後,透過專家驗證和訊息比對,除了得出照片沒有被偽造的可疑跡象,也認定其中至少2,884人曾經被拘留,或被迫成為「再教育營」裡的學員,當中最年長者為73歲,最小的也才15歲。一張張的人物頭像照裡,一名在2017年10月被拘留「再教育」的50歲女性維吾爾族Hawagul Tewekkul眼眶泛淚,神情哀傷;另一名在2018年2月被拘留的30歲男性維吾爾族ILham Ismayil在被拍攝時,身後還有手持警棍的警衛。但他們究竟犯了什麼罪?官方也沒有詳細說明。</p><!--5--><p> </p><p> 在其中一份外流的文件中包含452份電子表格,涵蓋超過25萬名維吾爾族的資料,內容揭露維吾爾族大多被以「尋釁滋事」或「擾亂社會秩序」為由被拘留。但何謂「尋釁滋事」或「擾亂社會秩序」,官方沒有給予詳細解釋。即便官方也有給予具體的「犯罪事項」,但這一些犯罪事項也是「非法收聽講道」、「手機安裝加密App」、「十年前曾與祖母一起學習可蘭經」、「不使用手機和sim卡來躲避政府監控」等。</p><!--6--><p> </p><p> 例如,58歲的男性維吾爾族Tursun Kadir被判入獄16年11個月,原因是:在1980年代從事伊斯蘭經文傳教和研究,以及「宗教極端主義的影響下蓄鬍」。</p><!--7--><p> </p><p> 根據文件披露,再教育營和監獄裡戒備森嚴,以層層人力和建築防護來阻絕任何逃跑的可能性。例如,在疏附縣的一所再教育營裡,約有366名警察看守裡面的3,722名「學生」, 警察會駐紮在每一個大門和主要大樓,且其中25名會配戴手槍。在戶外空間,會有2名配戴狙擊步槍和機關槍的警察在瞭望台看守,另外7名警察則會看守操場。而即便「學生們」在上課時,也會時時受到配戴盾牌、警棍或手銬的警察監督。</p><!--8--><p> </p><p> </p><figure><img src="https://pgw.udn.com.tw/gw/photo.php?u=https://uc.udn.com.tw/photo/2022/05/25/0/17112613.jpg&x=0&y=0&sw=0&sh=0&sl=W&fw=1050" title="再教育營和監獄裡戒備森嚴,以層層人力和建築防護來阻絕任何逃跑的可能性。圖為外洩的..." alt="再教育營和監獄裡戒備森嚴,以層層人力和建築防護來阻絕任何逃跑的可能性。圖為外洩的..."><figcaption>再教育營和監獄裡戒備森嚴,以層層人力和建築防護來阻絕任何逃跑的可能性。圖為外洩的拘留營演習圖片。 圖/《新疆警察檔案》</figcaption></figure><p></p><p> </p><p> </p><figure><img src="https://pgw.udn.com.tw/gw/photo.php?u=https://uc.udn.com.tw/photo/2022/05/25/0/17112670.png&x=0&y=0&sw=0&sh=0&sl=W&fw=1050" title="左圖為外洩的拘留營演習圖片,可見「學生」在移動過程中,必須戴上手銬、腳鐐,甚至蒙..." alt="左圖為外洩的拘留營演習圖片,可見「學生」在移動過程中,必須戴上手銬、腳鐐,甚至蒙..."><figcaption>左圖為外洩的拘留營演習圖片,可見「學生」在移動過程中,必須戴上手銬、腳鐐,甚至蒙上雙眼。右圖為被洩漏的文件之一,給予警察直接開槍的權力。 圖/《新疆警察檔案》</figcaption></figure><p></p><p> </p><p> 「學生」的一舉一動都受到監視,即便在移動過程中,還必須戴上手銬、腳鐐,甚至蒙上雙眼。那麼,若有學員試圖逃跑呢?</p><!--9--><p> </p><p> 對此,其中一份洩密的文件〈上課期間防鬧事、逃跑預案處置流程〉就給予警衛人員直接開槍的權力:「如學員不聽勸告帶槍民警可鳴槍示警,如學員不聽勸阻繼續擴大事態、逃跑或企圖奪取槍枝,帶槍民警予以擊斃。」該份指示文件也給予完整的處置流程,包括:後續將逃跑人員帶至相關部門「審訊審查、穩定在押人員的思想情緒、調查事件經過和控制輿情,以及追究責任」。</p><!--10--><p> </p><p> 如果因為是監獄中的收容者鬧事或逃跑,進而動用武力或可理解;但問題是發生於「再教育營」——在中共的描述下,再教育營是為幫助維吾爾族學習和訓練技能的「教育機構」,但哪一個教育機構在上課時需要有帶槍民警監控?什麼樣的教育機構會出現需要武力壓制的鬧事或逃跑?宛如重刑犯監獄的處置流程,才讓中國的說法自顯矛盾。</p><!--11--><p> </p><p> 早在2019年,中國官方已宣稱關閉大部分的再教育營,且「學生全數畢業」,然而《BBC》調查發現中國官方僅是將「再教育營」改名成正規監獄或拘留中心繼續運作,藉此迴避國際譴責。</p><!--12--><p> </p><p> 「五年的再教育可能還不夠...」或許,中國官方的立場可從前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於2017年和2018年的內部演講內容裡看出端倪,例如陳全國就提及:「一旦放出去,問題又會出現,這就是新疆的現實。」那要如何面對「新疆的現實」,此次外洩的5千張照片也再一次血淋淋地印證了新疆宗教事務官員Maisumujiang Maimuer在2017年所言:</p><!--13--><p> </p><p> </p><div><p align="center"> 「斷代、斷根、斷聯、斷源一個不漏...」 </p></div><p></p><p> </p><p> </p><figure><img src="https://pgw.udn.com.tw/gw/photo.php?u=https://uc.udn.com.tw/photo/2022/05/25/0/17112682.png&x=0&y=0&sw=0&sh=0&sl=W&fw=1050" title="「斷代、斷根、斷聯、斷源一個不漏...」,此次外洩的5千張照片也再一次血淋淋地印..." alt="「斷代、斷根、斷聯、斷源一個不漏...」,此次外洩的5千張照片也再一次血淋淋地印..."><figcaption>「斷代、斷根、斷聯、斷源一個不漏...」,此次外洩的5千張照片也再一次血淋淋地印證了新疆宗教事務官員Maisumujiang Maimuer在2017年所言。 圖/《新疆警察檔案》</figcaption></figure><p></p><!--99--> <!-- #Location: /inc/content/story/ab_text_all --><!-- #Location: /inc/content/story/article_bottom -->



<p></p><figure><img src="https://pgw.udn.com.tw/gw/photo.php?u=https://uc.udn.com.tw/photo/2022/05/18/0/17040738.jpg&x=0&y=0&sw=0&sh=0&sl=W&fw=1050" title="「人為朋友捨命,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圖為在南加州槍擊事件中不幸喪命的台裔醫..." alt="「人為朋友捨命,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圖為在南加州槍擊事件中不幸喪命的台裔醫..."><figcaption>「人為朋友捨命,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圖為在南加州槍擊事件中不幸喪命的台裔醫師鄭達志(John Cheng)照片。本文開頭引用的約翰福音,是鄭醫師死後,許多教友在社群上哀悼引用的經文。 圖/南岸醫療集團</figcaption></figure><p></p><p> </p><p> </p><h2>▌追悼<a href="https://global.udn.com/search/tagging/1020/%E7%BE%8E%E5%9C%8B" rel="88057"><strong>美國</strong></a>南加州教堂槍擊案:捨命救人的鄭達志醫師故事</h2><p></p><!--1--><p> </p><p> </p><p></p><p> </p><div>人為朋友捨命,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 <p></p><p> Greater love hath no man than this, that a man lay down his life for his friends</p><div> <div> <div> </div> <div></div> <!-- innity_underlay直售 --> <span></span> <!-- innity_underlay聯播 --> <span></span> <!--<span id="innity-in-post"></span>--> </div> </div><!--2--><p> </p><p align="right">——約翰福音15:13</p><p> </p></div><p></p><p> </p><p> 「人為朋友捨命,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美國南加州的「日內瓦長老會教堂」槍擊事件造成1死5傷。美國警方初步判定,兇手是刻意針對台灣人所進行的仇恨犯罪,案情細節目前仍在調查中。除了槍手動機與身分之外,目前引起最多討論與哀悼的,是本次事件中英勇起身抵抗槍手,結果自己身中數槍、最後不幸身亡的52歲台裔醫師鄭達志(John Cheng)。當地警長在記者會上特別致意鄭醫師是「本次事件中的英雄」,鄭醫師所屬的醫院及病人們也紛紛寫下感念他的話語與生平軼事,以表達對他的敬意與追思.......</p><!--3--><p> </p><p> 鄭達志1969年出生在台灣,一歲時就隨父母移民美國,在德州東部的郊區小鎮長大。鄭達志的父親也是一名醫生,他從小看著父親在小鎮行醫,父親對病人的關心,也讓父親在當地社區受到歡迎和喜愛。父親的模範,激勵鄭達志投身醫療領域。</p><!--4--><p> </p><p> 鄭達志長大後,在德州理工大學醫學院(Texas Tech School of Medicine)取得學位,畢業後前往著名的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和凱薩醫療機構家庭與運動醫學部門完成住院醫師訓練和研究,其後加入位於加州亞里索維耶荷(Aliso Viejo)的南岸醫療集團(South Coast Medical Group),專責營養和運動醫學診治。</p><!--5--><p> </p><p> 南岸醫療集團在2012年曾上傳一段影片,在影片中,鄭達志自述幼時建立的社區情感和價值觀,讓他對病人的關心也延伸至病人的經歷、家人和居住的社區——鄭達志相信,「當他們(病人)照顧好自己時,他們就能照顧好家人,從而創造正面的家庭環境,這又能進一步讓整個社區變得更好」。鄭達志還說,他經常聽到病人對他說:</p><!--6--><p> </p><div><p align="center"> 「鄭醫生,你是第一個真正聽我說話的醫生。」</p><!--7--><p> </p></div><p></p><p> </p><p> </p><p> </p><div></div><p></p><p> </p><figure><img src="https://pgw.udn.com.tw/gw/photo.php?u=https://uc.udn.com.tw/photo/2022/05/18/0/17040736.jpg&x=0&y=0&sw=0&sh=0&sl=W&fw=1050" title=" 圖/路透社" alt=" 圖/路透社"><figcaption> 圖/路透社</figcaption></figure><p></p><p> </p><p> 除了在行醫時注重且珍視一對一的醫病關係之外,鄭達志閒暇時也愛好運動,少年時代他就開始接觸傳統武術的訓練,直到長大出社會之後仍保持技擊訓練的興趣,根據鄭達志練武友人向《Tyler Morning Telegraph》提供的生活照中,也找到他與武術同好、教練的合影,教練的上衣還印有「七星螳螂拳」的字樣。鄭達志的武才或許真有其事——《洛杉磯時報》引述南岸醫療集團董事的說法,鄭達志平時還會教導同仁防身術課程,「根本就是師父(Sifu)級別了」。</p><!--8--><p> </p><p> 鄭達志也擔任南加州當地亞里索尼格爾(Aliso Niguel )高中橄欖球校隊的隊醫,經常在賽場邊照顧運動員;就在上週,鄭達志還帶領醫療團隊,為亞里索尼格爾高中的400名校隊運動員進行體檢。</p><!--9--><p> </p><p> 鄭達志不是遇難的日內瓦長老會教堂所屬的爾灣長老教會成員,5月15日他之所以會出現在日內瓦教堂,是為代替過世3個多月的父親陪伴母親;爾灣長老教會的張宣信牧師表示,鄭達志的母親還未走出喪夫的傷痛,已有一段時間沒有來教會,當時許多教友都邀請鄭媽媽來參加活動,關心母親的鄭達志便陪同母親前往,並在教會和教友們相互擁抱鼓勵。</p><!--10--><p> </p><figure><img src="https://pgw.udn.com.tw/gw/photo.php?u=https://uc.udn.com.tw/photo/2022/05/18/0/17040735.jpg&x=0&y=0&sw=0&sh=0&sl=W&fw=1050" title=" 圖/美聯社" alt=" 圖/美聯社"><figcaption> 圖/美聯社</figcaption></figure><p></p><p> </p><figure><img src="https://pgw.udn.com.tw/gw/photo.php?u=https://uc.udn.com.tw/photo/2022/05/18/0/17040734.jpg&x=0&y=0&sw=0&sh=0&sl=W&fw=1050" title=" 圖/美聯社" alt=" 圖/美聯社"><figcaption> 圖/美聯社</figcaption></figure><p></p><p> 不幸的是,在那日的教堂午餐會,參與者多為中老年人,當日兇手周文偉將教堂大門用鍊子鎖住,以強力膠封死鎖頭,他並帶有三個袋子,裡面裝著四枚燃燒彈與額外彈藥,而鄭達志則是首先衝上前,試圖將兇手制服。然而他身中數槍,隨後兇手子彈意外卡彈,趁兇手更換彈匣時,牧師張宣信以旁邊的椅子擊中兇手,其他人上前將他壓制,並用延長線綑綁起來。在過程中,遭到多發槍擊的鄭達志不幸逝世,身後遺下妻子和一對子女,兒子今年才正要進入UCLA攻讀醫學預科,女兒還在唸高中。</p><!--11--><p> </p><p> 針對這樁悲劇,<a href="https://edition.cnn.com/2022/05/17/us/orange-county-church-doctor-hero/index.html"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CNN》</a>在內的許多媒體也紛紛以「英雄醫師」為題,報導鄭達志的故事。橙縣當地警長巴恩斯(Donald Barnes)在記者會上亦指出:「鄭醫師是這起事件中的英雄,如果沒有鄭醫師的挺身而出,這起犯罪事件毫無疑問還會出現更多的罹難者。」</p><!--12--><p> </p><p> 地方檢察官斯皮策(Todd Spitzer)也表示,就是因為鄭達志在第一時間上前制服兇手,並以肉身阻擋了好幾發子彈,才使得兇手想繼續開槍時「卡彈」,爭取時間讓其他人上前制伏。</p><!--13--><p> </p><div>「如果那件事沒有發生,換句話說,如果槍沒有卡住,兇手將會殺死在教堂裡的每個人,」斯皮策說道。<p></p><!--14--><p> </p></div><p></p><p> </p><figure><img src="https://pgw.udn.com.tw/gw/photo.php?u=https://uc.udn.com.tw/photo/2022/05/18/0/17040737.jpg&x=0&y=0&sw=0&sh=0&sl=W&fw=1050" title=" 圖/路透社" alt=" 圖/路透社"><figcaption> 圖/路透社</figcaption></figure><p></p><p> 「懷著沉重的心情,我們在此宣布,我們失去了鄭醫師。他是一個單純、謙遜、無私奉獻的人。」鄭達志所屬的<a href="https://southcoastmedgroup.com/about-us/remembering-dr-cheng/"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南岸醫療集團</a>也為他發表了哀悼詞,以及鄭醫師生前的軼事:</p><!--15--><p> </p><p> 「我們可以分享一則小故事,我們永遠都記得在一次團隊會議中,醫師用了一個比喻告訴我們永遠要對他人更有同情心與同理心:『畢竟你永遠都不知道,別人在自己的後院裡面藏著什麼東西』。他告訴團隊,即使有人對待你的方式易怒又暴躁,那也可能是因為他們心中埋藏著什麼我們並不曉得的原因,(中略),鄭醫師是個天生的保護者和治療者,因此當我們知道他選擇衝向槍手之際,我們其實並沒有感到驚訝。」</p><!--16--><p> </p><p> </p><div>「他是個英雄。所謂的英雄主義並不只是體現在教堂事件中,而是體現在他的每日生涯當中。鄭醫師的勇氣,在於他每一天都拯救了無數的生命。他將會永遠被銘記。」<p></p><!--17--><p> </p></div><p></p><p> </p><p> 在鄭醫師的哀悼會上,也有許多病人紛紛留下感謝他的話語。其中一篇令人動容的信寫道:</p><!--18--><p> </p><p> 「自從我搬到這裡的十年間,鄭醫師一直都是我的家庭醫師。做為一個運動員,常常必須要忍受各種奇怪的傷口與疼痛,不過鄭醫師是我遇過最棒的醫師。他總是花很多時間回答問題,並且確保我都能夠充分了解。他從來沒有趕著離開診間,總是真誠地聆聽病人們的問題,沒有半點不耐煩。儘管我只是他無數病人中的一個,他依然清楚記得我的許多醫療細節、以及個人病史。鄭醫師奉獻了他的人生去幫助他人,伴隨著無盡的親切。」</p><!--19--><p> </p><div><p align="center"> 「我會非常想念他,做為一個醫師,做為一個人,並且直到最終,也是做為一個英雄。」</p><!--20--><p> </p></div><p></p><p> </p><p> </p><p> </p><figure><img src="https://pgw.udn.com.tw/gw/photo.php?u=https://uc.udn.com.tw/photo/2022/05/18/0/17041189.jpg&x=0&y=0&sw=0&sh=0&sl=W&fw=1050" title=" 圖/美聯社" alt=" 圖/美聯社"><figcaption> 圖/美聯社</figcaption></figure><p></p><!--99--> <!-- #Location: /inc/content/story/ab_text_all --><!-- #Location: /inc/content/story/article_bottom -->



<p></p><figure><img src="https://pgw.udn.com.tw/gw/photo.php?u=https://uc.udn.com.tw/photo/2022/05/16/0/17012546.jpg&x=0&y=0&sw=0&sh=0&sl=W&fw=1050" title="烏克蘭的卡路什樂團在2022年歐洲歌唱大賽奪冠。 圖/美聯社" alt="烏克蘭的卡路什樂團在2022年歐洲歌唱大賽奪冠。 圖/美聯社"><figcaption>烏克蘭的卡路什樂團在2022年歐洲歌唱大賽奪冠。 圖/美聯社</figcaption></figure><p></p><p> </p><p> </p><div><p></p><p> </p><p> 她像抱著嬰兒一般輕輕搖晃我,她為我哼唱旋律</p><!--1--><p> Вона мене колисала, дала мені ритм</p><div> <div> <div> </div> <div></div> <!-- innity_underlay直售 --> <span></span> <!-- innity_underlay聯播 --> <span></span> <!--<span id="innity-in-post"></span>--> </div> </div><!--2--><p> </p><p> 你無法從我身上奪去她給予我的堅強意志</p><p> І, напевне, силу волі не забрати в мене, бо дала вона</p><!--3--><p> </p><p> 母親啊,請為我唱一首搖籃曲</p><p> Заспівай мені, мамо, колискову</p><!--4--><p> </p><p> 我想聽見妳的溫柔話語</p><p> Хочу ще почути твоє рідне слово</p><!--5--><p> </p><p> 即使所有的道路都被毀壞,我總會找到回家的路</p><!--6--><p> Ломаними дорогами прийду я завжди до тебе</p><!--7--><p> </p><p> 即使外面狂風暴雨,她仍然不會喚醒我</p><p> Вона не розбудить, не будить, мене в сильні бурі</p><!--8--><p> </p><p> </p></div><p></p><p> </p><p align="right"><b>——節錄自〈史蒂芬妮亞〉</b>  </p><p></p><p> </p><p> </p><div> </div><p></p><p> </p><p> </p><h2>▌母親請為我唱一首搖籃曲...<a href="https://global.udn.com/search/tagging/1020/%E7%83%8F%E5%85%8B%E8%98%AD" rel="180434"><strong>烏克蘭</strong></a>奪冠歐洲歌唱大賽的戰火之歌</h2><p></p><!--9--><p> </p><p> 2022年歐洲歌唱大賽(Eurovision Song Contest)5月15日在義大利都靈落幕,烏克蘭隊伍卡路什樂團(Kalush Orchestra)在總決賽中獲評審團票選第四、觀眾票選第一,以總分631分奪冠,這是烏克蘭繼2004年、2016年之後第三度拔得頭籌。在<a href="https://global.udn.com/search/tagging/1020/%E4%BF%84%E7%BE%85%E6%96%AF" rel="88035"><strong>俄羅斯</strong></a>的隆隆砲火進犯下,卡路什樂團悠揚的歌聲歌頌著堅毅溫柔的烏克蘭母親,彷彿撫慰著在戰火下受創、流離失所的烏克蘭人。</p><!--10--><p> </p><p> 卡路什樂團的奪冠歌曲「史蒂芬妮亞」(Stefania)以烏克蘭語演唱,融合嘻哈和烏克蘭傳統長笛音樂,創作原意是向主唱奧列格(Oleg Psyuk)的母親致敬——史蒂芬妮亞是奧列格母親的名字,樂團之名卡路什(Kalush)正是史蒂芬妮亞居住的烏克蘭西部城市。</p><!--11--><p> </p><p> 原本為歌頌母親而創作的史蒂芬妮亞,在2月24日俄烏戰爭爆發之後,歌詞巧合地與如今烏克蘭所面臨的景況貼合,因而被賦予了不同的意義,搖身一變成為烽火連天下,安慰並凝聚烏克蘭人心的「戰爭國歌」。</p><!--12--><p> </p><p> </p><figure><img src="https://pgw.udn.com.tw/gw/photo.php?u=https://uc.udn.com.tw/photo/2022/05/16/0/17012548.jpg&x=0&y=0&sw=0&sh=0&sl=W&fw=1050" title="卡路什樂團在2022年歐洲歌唱大賽決賽表演。 圖/美聯社" alt="卡路什樂團在2022年歐洲歌唱大賽決賽表演。 圖/美聯社"><figcaption>卡路什樂團在2022年歐洲歌唱大賽決賽表演。 圖/美聯社</figcaption></figure><p></p><p> </p><p> 本屆歐洲歌唱大賽是烏克蘭自俄羅斯發動全面入侵以來,首次參加國際重大文化活動,現場多位觀眾揮舞藍黃兩色的烏克蘭國旗。奧列格在賽前受訪時表示,「就在我們說話的時候,我們的國家和我們的文化正受到威脅。但我們想表明我們還活著,烏克蘭文化還活著;它是獨特的、多樣的、美麗的。」而在決賽進行時,卡路什樂團的烏克蘭同胞們也聚集在基輔市中心的酒吧,一同緊張觀看著比賽進行並等待賽果——即使基輔仍實施宵禁,這意味著在酒吧收看晚上10點播出的歐洲歌唱大賽之後,這些觀眾們和酒吧員工就要在酒吧過夜。</p><!--13--><p> </p><p> 在決賽表演結束後,奧列格以英文高呼「拜託幫幫烏克蘭和馬立波(Mariupol)!幫幫亞速鋼鐵廠(Azovstal)!」隨後全場響起熱烈掌聲。賽果出爐後,奧列格也宣布卡路什樂團計畫拍賣獎座,拍賣所得將捐助支援烏克蘭軍隊和人民的慈善基金。而烏克蘭郵政局則為了慶祝卡路什樂團奪冠,宣布將發行紀念郵票。</p><!--14--><p> </p><p> 卡路什樂團的成員——奧列格、伊霍(Ihor Didenchuk)、MC(MC Kylymmen)、蒂墨菲(Tymofii Muzychuk)、維塔利(Vitalii Duzhyk)和薩沙(Sasha Tab)皆是18至60歲的役齡男性,按照烏克蘭政府在俄烏戰爭開打後的命令,他們原本都不得出境,但當局特別許可他們前往義大利參加比賽,不過仍另有一名樂團成員目前人在基輔參軍,而在奪冠之後,奧列格特別提到,他們準備回到烏克蘭,「像每個烏克蘭人一樣」繼續戰鬥,直到戰爭的最後一刻。</p><!--15--><p> </p><p> </p><div><p align="center"> 「這場在烏克蘭的戰爭有多種面貌,而正是母親的面容,讓我們的心在最黑暗的時刻依然鮮活。」 </p></div><p></p><!--16--><p> </p><p> 賽後,卡路什樂團釋出了史蒂芬妮亞的特別版MV,由被基輔周圍俄羅斯佔領的城市——布查、伊爾平、伯羅江卡、戈斯托梅利——淪為焦土的畫面剪輯而成,間中穿插身著軍裝的烏克蘭母親擁抱孩子走過廢墟、或是含淚凝視前方的鏡頭。樂團在MV結尾以字幕表示,這首歌將獻給勇敢的烏克蘭人民、獻給保護孩子的母親、獻給所有為烏克蘭的自由獻出生命的人,奧列格另在YouTube的介紹文字中表示,如今這首歌是烏克蘭的戰爭國歌,而他更加希望這首歌成為烏克蘭的勝利國歌。</p><!--17--><p> </p><p> </p><figure><img src="https://pgw.udn.com.tw/gw/photo.php?u=https://uc.udn.com.tw/photo/2022/05/16/0/17012644.jpg&x=0&y=0&sw=0&sh=0&sl=W&fw=1050" title="流亡波蘭,擁抱孩子的烏克蘭難民母親。 圖/路透社" alt="流亡波蘭,擁抱孩子的烏克蘭難民母親。 圖/路透社"><figcaption>流亡波蘭,擁抱孩子的烏克蘭難民母親。 圖/路透社</figcaption></figure><p></p><p> </p><p> 歐洲歌唱大賽自1956年開始由歐洲廣播聯盟(EBU)主辦,至今已邁入第66年,也是全球已知最大型的歌唱類比賽,決賽還能吸引近2億觀眾收看。從第一屆只有7個國家參賽,這場歌唱賽事逐漸締造其指標性,在今年吸引41個出賽國家和地區。按照規定,每一個國家可以派出一個歌手或樂團來演唱一首自選曲(歌曲語言不限),最後再由評審團和觀眾票選綜合決定勝負。</p><!--18--><p> </p><p> 卡路什樂團此次雖然只在評審團投票中排名第4,但卻在觀眾票選裡以絕對優勢領先,最終奪下大賽冠軍,震撼國際之外,也鼓舞烏克蘭民心和軍心。根據《華盛頓郵報》,在聽到烏克蘭獲勝消息後,就連還在基輔奮戰的烏軍也舉起雙手歡呼,露出笑容。</p><!--19--><p> </p><p> </p><figure><img src="https://pgw.udn.com.tw/gw/photo.php?u=https://uc.udn.com.tw/photo/2022/05/16/0/17012544.jpg&x=0&y=0&sw=0&sh=0&sl=W&fw=1050" title="在基輔收看歐洲歌唱大賽的烏軍。 圖/路透社" alt="在基輔收看歐洲歌唱大賽的烏軍。 圖/路透社"><figcaption>在基輔收看歐洲歌唱大賽的烏軍。 圖/路透社</figcaption></figure><p></p><p> </p><p> 事實上,在俄羅斯於2月入侵烏克蘭之後,歐洲廣播聯盟一開始以「去政治化」、「歌唱賽事是文化活動」為由,表示不會排除俄羅斯參賽,而在受到歐洲各國強烈抗議後,歐洲廣播聯盟也才在壓力之下宣布讓俄羅斯禁賽。由此也可見,高喊「政治歸政治」之時,在近幾年世界局勢與戰爭的演變之下,一切也難以避免地被捲入各國政治角力的漩渦裡。</p><!--20--><p> </p><p> 值得一提的是,烏克蘭也曾在2004年和2016年在歐洲歌唱大賽奪得冠軍。其中,在2016年拿下冠軍的烏克蘭參賽歌曲〈1944〉便<a href="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1517024"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帶出了克里米亞半島的悲慘記憶與苦難</a>——2014年,俄羅斯入侵克里米亞半島——將烏俄兩國的緊張局勢搬到歐洲歌唱大賽的舞台。這在當時引起俄羅斯強烈抗議,俄羅斯堅稱〈1944〉違反歐洲歌唱大賽「去政治化」的內容規定,並且也向歐洲廣播聯盟提出違規抗議。</p><!--21--><p> </p><p> 演唱〈1944〉的「賈瑪拉」(Jamala)是克里米亞出生的韃靼裔歌手。她在歌曲裡講述了1944年發生在克里米亞上韃靼裔的悲慘故事,這也是其曾祖母的親身經歷。〈1944〉的歌詞使用強烈的措辭控訴著:</p><!--22--><p> </p><p> </p><div><p align="center"> 「當陌生人來臨。他們進到你屋裡,他們殺光你全家,還說:我們無罪,無罪。」</p><!--23--><p> When strangers are coming. They come to your house, they kill you all and say: ‘We’re not guilty … not guilty.’ </p></div><p></p><!--24--><p> </p><p> 當時,蘇聯獨裁者史達林在二戰末期從納粹手上「光復」烏克蘭後,克里米亞上韃靼裔因為被指控勾結納粹,而遭到清洗、強制遷徙,甚至被流放到中亞和遠東地區,無數韃靼裔因此失去生命。一直到1991年蘇聯解體後,當初被流放的韃靼裔才能陸續回到家鄉。</p><!--25--><p> </p><p> </p><figure><img src="https://pgw.udn.com.tw/gw/photo.php?u=https://uc.udn.com.tw/photo/2022/05/16/0/17012646.png&x=0&y=0&sw=0&sh=0&sl=W&fw=1050" title="克里米亞出生的韃靼裔歌手賈瑪拉(Jamala)。 圖/路透社" alt="克里米亞出生的韃靼裔歌手賈瑪拉(Jamala)。 圖/路透社"><figcaption>克里米亞出生的韃靼裔歌手賈瑪拉(Jamala)。 圖/路透社</figcaption></figure><p></p><p> </p><p> 而也是自當年開始,兩國的升溫局勢開始延伸到這場「去政治化」的歌唱賽事裡:2017年,俄羅斯拒絕到基輔參賽;2019年,烏克蘭代表歌寇爾松(Anna Korson)因曾到俄羅斯巡演而遭質疑出賽資格,最終寇爾松取消在俄演出,同時退出比賽;2022年,原先代表烏克蘭參賽的艾莉娜·帕許(Alina Pash)因被發現在2015年從俄羅斯前往克里米亞(這在烏克蘭被視為違法,當地人只能從烏克蘭陸地檢查站前往克里米亞),最終在輿論壓力下,替換由卡路什樂團出賽。</p><!--26--><p> </p><p> 時隔7年,烏克蘭再次在歐洲歌唱大賽贏得勝利,賈瑪拉在〈1944〉裡演唱的一字一句也正在烏克蘭的土地上「歷史重演」——正如主唱奧列格在演出結束後呼籲大家「幫幫馬立波」。按照歐洲歌唱大賽的規定,勝出者的國家將自動成為下一屆賽事的主辦國,那如今受戰火摧殘的烏克蘭還能在明年扮演東道主的角色嗎?</p><!--27--><p> </p><p> </p><figure><img src="https://pgw.udn.com.tw/gw/photo.php?u=https://uc.udn.com.tw/photo/2022/05/16/0/17012636.jpg&x=0&y=0&sw=0&sh=0&sl=W&fw=1050" title="受困在馬立波亞速鋼鐵廠內的傷者。 圖/法新社" alt="受困在馬立波亞速鋼鐵廠內的傷者。 圖/法新社"><figcaption>受困在馬立波亞速鋼鐵廠內的傷者。 圖/法新社</figcaption></figure><p></p><p> </p><p>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對此除了恭喜卡路什樂團,高呼「我們的勇氣給世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們的音樂征服了歐洲!」同時也說道將盡可能在馬立波——如今仍有部分被困在亞速鋼鐵廠的烏軍持續與俄軍頑抗——舉辦歐洲歌唱大賽,相信相信屆時和平與自由將降臨,烏克蘭將重建,並迎接來自全歐洲的參賽隊伍和觀眾。</p><!--28--><p> </p><p> 在未知的戰爭盡頭裡,卡路什樂團的「史蒂芬妮亞」(Stefania)凝聚與療癒了世界各地的烏克蘭人,在最艱難的時刻仍要持續堅毅地奮戰到底。就像一名23歲、從家鄉敖德薩逃難到德國的烏克蘭人就告訴《華盛頓郵報》:</p><!--29--><p> </p><p> </p><div><p align="center"> 「這是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來,我們第一次能夠因為聽到音樂而不感到內疚。」 </p></div><p></p><!--30--><p> </p><p> </p><figure><img src="https://pgw.udn.com.tw/gw/photo.php?u=https://uc.udn.com.tw/photo/2022/05/16/0/17012539.jpg&x=0&y=0&sw=0&sh=0&sl=W&fw=1050" title="卡路什樂團在2022年歐洲歌唱大賽表演。 圖/美聯社" alt="卡路什樂團在2022年歐洲歌唱大賽表演。 圖/美聯社"><figcaption>卡路什樂團在2022年歐洲歌唱大賽表演。 圖/美聯社</figcaption></figure><p></p><!--99--> <!-- #Location: /inc/content/story/ab_text_all --><!-- #Location: /inc/content/story/article_bottom -->



<p></p><figure><img src="https://pgw.udn.com.tw/gw/photo.php?u=https://uc.udn.com.tw/photo/2022/05/13/0/16994030.jpg&x=0&y=0&sw=0&sh=0&sl=W&fw=1050" title="俄軍士兵行兇及洗劫的整個過程都被監視器拍下,包括他們的長相都被拍得一清二楚,直到..." alt="俄軍士兵行兇及洗劫的整個過程都被監視器拍下,包括他們的長相都被拍得一清二楚,直到..."><figcaption>俄軍士兵行兇及洗劫的整個過程都被監視器拍下,包括他們的長相都被拍得一清二楚,直到其中一人終於發現監視鏡頭,並用槍托破壞監視器。 圖/BBC影片截圖</figcaption></figure><p></p><p> </p><p> </p><h2>▌槍口下的雷尼德:俄軍殘殺<a href="https://global.udn.com/search/tagging/1020/%E7%83%8F%E5%85%8B%E8%98%AD" rel="180434"><strong>烏克蘭</strong></a>人的暴行錄影</h2><p></p><!--1--><p> </p><p> 「我爸爸根本不是軍人,他們殺了一個領養老金的65歲老人,這是為什麼?」烏克蘭檢察機構正在調查<a href="https://global.udn.com/search/tagging/1020/%E4%BF%84%E7%BE%85%E6%96%AF" rel="88035"><strong>俄羅斯</strong></a>的戰爭罪行,其中作為證物的數段監視器畫面呈現俄軍3月16日在基輔郊區的一間腳踏車行,從背後槍殺了兩名手無寸鐵的平民。兩名死者的身份已經確定,其中一人是該腳踏車行的老闆,他的家人不願向媒體透露他的姓名,而另一人是在車行擔任警衛的65歲男子雷尼德(​​Leonid Plyats)。因為戰事,雷尼德的女兒暫時無法回到家園安葬父親,悲傷的她請求將父親的遺體火化,等待和平到來的那一天,她可以將雷尼德的骨灰葬進母親的墳墓。</p><div> <div> <div> </div> <div></div> <!-- innity_underlay直售 --> <span></span> <!-- innity_underlay聯播 --> <span></span> <!--<span id="innity-in-post"></span>--> </div> </div><!--2--><p> </p><p> 雷尼德工作的腳踏車行附近,數台監視器清楚拍下了幾個俄軍士兵開著一輛偷來的廂型車,車身上還漆上大大的V字——在俄烏戰爭中,經常可以看見俄軍坦克塗上V字或是Z字。這些士兵全副武裝,舉槍靠近車行,手指就放在板機上,而雷尼德從室內走向大門接近俄軍。根據另一段畫面,雷尼德和車行老闆站在大門邊,隔著鐵絲網和俄軍士兵說話,並舉起雙手表示自己身上沒有武器,當時俄軍還在抽菸,談話結束後雙方各自轉身離開,但兩名俄軍卻忽然回來,對著雷尼德和車行老闆的背後連開數槍。</p><!--3--><p> </p><p> </p><figure><img src="https://pgw.udn.com.tw/gw/photo.php?u=https://uc.udn.com.tw/photo/2022/05/13/0/16994033.jpg&x=0&y=0&sw=0&sh=0&sl=W&fw=1050" title="兩名俄軍對著雷尼德和車行老闆的背後連開數槍。 圖/BBC影片截圖" alt="兩名俄軍對著雷尼德和車行老闆的背後連開數槍。 圖/BBC影片截圖"><figcaption>兩名俄軍對著雷尼德和車行老闆的背後連開數槍。 圖/BBC影片截圖</figcaption></figure><p></p><p> </p><figure><img src="https://pgw.udn.com.tw/gw/photo.php?u=https://uc.udn.com.tw/photo/2022/05/13/0/16994064.jpeg&x=0&y=0&sw=0&sh=0&sl=W&fw=1050" title="塗上V字的俄軍坦克。 圖/美聯社" alt="塗上V字的俄軍坦克。 圖/美聯社"><figcaption>塗上V字的俄軍坦克。 圖/美聯社</figcaption></figure><p></p><p> </p><p> 車行老闆當場死亡,而雷尼德跌跌撞撞的起身,將皮帶綁在大腿上減緩血流速度,蹣跚回到警衛間並打電話求救。雷尼德的朋友瓦西爾(Vasyl Podlevskyi )接到電話,雷尼德告訴他,俄軍説他們不會殺害平民,卻向他開槍。當瓦西爾問雷尼德是否可以設法包紮傷口時,垂死的雷尼德說,「我幾乎沒有辦法爬回這裡...一切都那麼痛,我感覺很糟...」</p><!--4--><p> </p><p> 這時,行兇的俄軍闖進車行大肆搜刮,他們脫下防彈衣,其中一人從架子上拿了一頂帽子戴上,其中一名開槍的士兵找出櫃子裡的威士忌;他們互相敬酒,整個過程都被監視器拍下,包括這些士兵的長相都被拍得一清二楚,直到其中一人終於發現監視鏡頭,並用槍托破壞監視器。</p><!--5--><p> </p><p> 烏克蘭當地人組成的志願軍試圖去救雷尼德,但當時俄軍坦克及火力聚集在基輔周圍,他們難以接近——在志願軍抵達時,雷尼德已經斷了氣,志願軍在移走他的遺體時,還必須躲避俄軍的攻擊。</p><!--6--><p> </p><p> 據志願軍指揮官表示,先前雷尼德和車行老闆都接到俄軍接近的警告,但他們仍選擇留下來。雷尼德的女兒尤麗婭(Yulia Androshchuk)人在國外,她說,父親想要履行職責,所以在戰火下仍照常去上班,兩名死者似乎都未能料想得到俄軍的殘暴。</p><!--7--><p> </p><p> 「我沒有那麼憤怒,而是充滿了悲傷和恐懼。這些該死的俄羅斯人太失控了,我害怕他們接下來還會做出什麼。」無法回到故鄉安葬父親的尤麗婭如此表示,她也問道,父親不是軍人,只是一名領著退休金的65歲老人,俄軍為什麼要殺了他?</p><!--8--><p> </p><p> 尤麗婭期望著背負殺人罪責的兇手有一天將接受審判,讓人們知道他們對她父親做了什麼,還有俄軍的暴行早日結束。而現在她所能做的,只有好好記得她口中那位「非常開朗」的父親。</p><!--9--><p> </p><p> </p><figure><img src="https://pgw.udn.com.tw/gw/photo.php?u=https://uc.udn.com.tw/photo/2022/05/13/0/16994117.jpg&x=0&y=0&sw=0&sh=0&sl=W&fw=1050" title="受害者雷尼德和他養的貓。 圖/BBC影片截圖" alt="受害者雷尼德和他養的貓。 圖/BBC影片截圖"><figcaption>受害者雷尼德和他養的貓。 圖/BBC影片截圖</figcaption></figure><p></p><p> </p><p> </p><h2>▌烏克蘭起訴的首名戰爭罪被告希希馬林</h2><p></p><p> </p><p> 事實上,在4月的布查慘案之後,俄軍殘忍殺害平民的戰爭罪行陸續被揭開。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在5月12日通過決議草案,要求對俄軍可能在烏克蘭犯下戰爭罪行進行調查;與此同時,烏克蘭也在同一天審判一名21歲的俄軍戰俘希希馬林(Vadim Shysimarin),這也是戰爭2月爆發以來,烏克蘭進行第一宗針對俄軍的戰爭罪起訴。</p><!--10--><p> </p><p> 烏克蘭檢察總長指控希希馬林2月28日在基輔以東地區殺害一名62歲手無寸鐵的平民男子。當時,希希馬林與另外4名俄軍因受到烏軍襲擊,而倉促在路上劫走一輛汽車逃走。他們在路上碰到一名騎腳踏車的男子經過,因擔心這名男子可能會向烏軍通報行踪,於是在車上的希希馬林便拿起突擊步槍射向他,男子頭部中彈,當場斃命。</p><!--11--><p> </p><p> 然而,檢察總長並沒有交代希希馬林最終如何被拘留,僅提到「希希馬林人確實就在烏克蘭,我們並非缺席審判,而是直接審判殺害平民的人,這是戰爭罪。」希希馬林有可能面臨10-15年的有期徒刑或終身監禁。</p><!--12--><p> </p><p> 不過近日,根據《華盛頓郵報》,烏克蘭一名影音部落客佐爾金(Volodymyr Zolkin)拍攝了一支有關希希馬林的影片引起了討論,甚至有可能違反《國際法》。佐爾金近來因拍攝俄羅斯戰俘而聞名,<a href="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zFMWbrftfs" target="_blank" rel="noopener noreferrer">他在3月上傳的影片</a>裡採訪希希馬林,希希馬林提到他的部隊在1月被派往俄羅斯西部城市沃羅涅日(距離烏克蘭邊境約321公里)參與軍事演習,後來戰爭便爆發了,而他是在試圖將受傷士兵帶回俄羅斯時被圍捕。</p><!--13--><p> </p><p> 影片裡,身穿藍灰色連帽毛衣的希希馬林還打電話告知父親和母親自己被俘虜,但一切安好。父親對此回應「你說他入侵(烏克蘭),我們卻被告知他們是在保衛國家。」而希希馬林的母親更質疑「為何普丁要送我們的孩子去打仗?」至今,難以核實該影片的內容,不過烏克蘭揭露戰俘的個人資訊、甚至拍攝他們,有可能違反《國際法》下對戰俘的法律保護。儘管烏克蘭對此否認,且聲稱自己並沒有違反規則。</p><!--14--><p> </p><p> 除了目前正在審理的希希馬林案,烏克蘭近日也會審理其他兩宗俄軍戰爭罪案件。其中一名缺席的俄軍羅曼諾夫(Mikhail Romanov)被控於3月闖入基輔郊區一棟房子,在謀殺丈夫後,該名俄軍還用暴力和武器威脅其妻子和孩子,甚至反覆性侵妻子。</p><!--15--><p> </p><p> 儘管戰爭罪的審理仍有許多待釐清和處理的細節——如何蒐集證據、是否有違反《國際法》之嫌、如何確保司法公正等——但這可被視為是烏克蘭的一大勝利,尤其過去幾十年來,鮮少有戰俘在戰時期間受審的國際先例。這也正如美利堅大學華盛頓法學院的戰爭罪和人權專家高德曼(Robert Goldman)所言:</p><!--16--><p> </p><p> 「在戰時期間審判的好處是,可以取得最新的證據,包括目擊者證詞...發生在烏克蘭的事很可怕,儘管目前只能從(審判最資淺的)步兵開始,但總比完全沒人負上責任的好。」</p><!--17--><p> </p><p> </p><figure><img src="https://pgw.udn.com.tw/gw/photo.php?u=https://uc.udn.com.tw/photo/2022/05/13/0/16994073.jpg&x=0&y=0&sw=0&sh=0&sl=W&fw=1050" title="在布查發現的亂葬崗。 圖/法新社" alt="在布查發現的亂葬崗。 圖/法新社"><figcaption>在布查發現的亂葬崗。 圖/法新社</figcaption></figure><p></p><!--99--> <!-- #Location: /inc/content/story/ab_text_all --><!-- #Location: /inc/content/story/article_bottom -->



臺灣獎助金計畫歡迎研究主題以臺灣、兩岸關係、中國大陸、亞太區域、漢學研究等社會科學及人文領域為主之國外大學相關系所之外籍教授、副教授、助理教授、博士後研究、博士候選人、博士生或學術機構同等級別之研究人員報名來臺參與為期最短三個月,最長一年之高級研究(Advanced Studies)。 補助內容包括: 受獎學人來臺最直接航程經濟艙來回機票乙張之機票款,依實際購買價格核給補助,但不超出各洲(地區)機票款補助之最高額度。 每月研究補助費:教授、副教授、研究員及副研究員每月補助新臺幣六萬元;助理教授、...